首页 > 科幻 > 从全球穿越开始 > 第七十章 整饬秩序(第一更,求月票)

第七十章 整饬秩序(第一更,求月票)(1/1)

目录
好书推荐: 穿越到王者大陆的我到底该怎么办 盗墓:开局就和秀秀结婚 我在渔村当首富 一婚定情,首席走着瞧 唯有憾时抱余生 军旅生涯从特种兵开始 穿成被金主抛弃的小情人 神医毒妃很抢手 精灵之我是教导员 盐渍奶糖

从全球穿越开始第七十章 整饬秩序(第一更,求月票):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nd没吃饭吗?精力全都耗在娘们身上了吗?”

“狠劲狠劲,都tnd拿出狠劲来,你们以为现在咱们是在干嘛?”

……

在那些本界武道宗师的怒吼下,那些先天武师们一个个面红耳赤,却也在迅速调整状态节奏。

姜不苦其实能够明白他们的心情。

这个空间通道的入侵者,本质上和来自莽荒世界那群赤瞳蚁蛛没有任何不同,他们都是抱着与这个世界为敌的念头闯过来的。

可一个是看上去就渗人恶心的昆虫结合体,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而这些矿工,从他们前后的变化,此刻冲锋的状态,都能够看出,他们这群炮灰是受到了某种胁迫,更可能服用了某种药物或者被施加了某些邪恶手段,让他们丧失了人类的智慧,变成了失智的野兽。

强闯此界也非他们本意。

再加上他们和炎夏人类的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甚至比蓝星上其他文明阵营的人类更像是自己人。

看着他们失智的冲锋,从现世炎夏过来的降临者们,甚至多少有些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愤怒和悲悯。

这是身而为人的本能,并不因彼此阵营的不同就失去了这种同理心。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他们不是此界生人,对于此界骤然遭遇如此重大危机,并没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们是降临者。

现世炎夏自从天变以来,虽然也曾数遭大变,可却都被上层尽力消弭了,对底层民众,包括中低层修行者来说,他们都是在非常和平安逸的环境中长大的,见过血的都没几个,真正杀过人的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在现世炎夏,除非有特殊执照,杀人是犯法的!无论你修为再高,在炎夏人道与神道体系无所不在的关照下,一切犯罪行为都将无所遁形。

现在陡然间就要杀人,还是对一群密密麻麻、成群结队的炮灰搞大屠杀,心中一时间真没转过这个弯来。

再加上他们的实力虽然比他们降临替代之人只强不弱——若不是,那就没有匹配降临此身的资格,而是降临去了别处,或者连邀请函都不会得到。

但他们在箭道一途却大多都是新手上路。

各种因素加在一起,这场表现如此差强人意。

不过,他们总算没有忘记自己职责,更不可能真让这些失智的冲锋矿工们近到身前。

只是看上去手忙脚乱了一些而已。

而且,状况还在迅速改善中。

接受自原身的箭道记忆也在迅速被消化着,因为本身底子在,高深的箭术且不谈,这种收割不入流炮灰的箭技很快就被彻底掌握。

所以,姜不苦并没有对此过多担心。

反而是在一次休息的间隙,待那些武道宗师们带领一众先天武师把所有能回收的箭矢全部回收,特别是那些破罡箭,更是一根不少的寻回之后,将他们全唤了过来。

一位武道宗师将那送死老者遗留的黑刀奉给姜不苦,姜不苦拿在手中掂了掂,双手握着试了试,谁曾想只是稍微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黑刀断成两节,就像是一截朽木,稍不小心就已折断。

“看来受到世界压制与排斥的,不仅仅是人。”

这么想着,他的视线看向黑从断口处,能够清楚的看见,截面内别有乾坤,并非简单的材料堆砌组合,有着密密麻麻仿佛毛细血管、又似符文结构般的纹路。

这应该是对面世界独特的锻造工艺,是这些技术加上材料本身,一起造就了黑刀的强大,一旦离开了原世界,其原本或许价值万金的一切,瞬间变得一文不值。

见其他人也在好奇的向这刀看来,他将两节黑刀递给其他人,示意他们任意传看,然后现场告诫道:

“现在这些炮灰处置起来很轻松,可我希望大家万不可因此轻忽大意。

这处空间通道和上一个很明显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安排大量炮灰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给我们涨经验的吗?

刚才那位老者的情况你们也见了,他本身的实力,远在我们所有人之上,却因为世界不同,受到我方世界的全方位压制,最终死的异常憋屈。

这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他们对我们的世界还不适应,比如氧气对我们是必不可少之物,对他们却有可能是剧毒。

可是,随着海量来自这些世界的炮灰死在我们世界,我们的世界将不可避免的逐渐感染上这些世界的特质,也就是说,世界对他们的压制将越来越小!”

这些都是现世炎夏很容易就能接触到的知识,在州学以上的典藏阁中,就能够详细浏览异世界三段入侵的完整论述,从一开始的讯息渗透到虚魂偷渡再到实体进入,之后再如何在实体入侵的基础上一步步扩大成果,有着非常完整的推演。

作为热爱学习、除了修炼,其他时间大都用在看书上的姜不苦,对这些当然非常清楚。

可因为这些降临者的身份五花八门,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州学生毕业,更有那些统考之后就放飞自我,不再学习的,对这些知识了解不多,其中还包括那些没有被降临者替代的本界宗师们,姜不苦干脆趁机给大家做一个普及。

“所以,我希望大家抓紧时间,从各方面努力提高自己,必须充满紧迫感,不能因为这些炮灰实力低微就放松警惕!”

听了他的告诫,所有人都变得更加振奋起来。

“再一个,我要向大家承认,因为我的原因,天箭军的箭道在此之前是走岔路了!”姜不苦道。

听到他忽然自承错误,无论是降临者还是非降临者,全都一脸错愕的看向他。

很不理解他为何要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姜不苦没有在意这些,自从成为“姜泰”,在接收了姜泰全部的记忆后,在借着他的箭道启发,寻到自己的箭道之路后,他心中就隐隐有了这样的念头,而今日旁观了天箭军的实战,他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笃定。

姜泰或许是一个箭道奇才,但他一定不是一个练军的好手。

自从筹建天箭军开始,天箭军便在按照他的意志组建。从人员选择道如何教习箭道,每一处都贯穿着他的意志。

人员选择就不说了,在知道天箭军筹建之后,事实上,有许多大宗师级的武者主动投奔,上门自荐,这些可都是修为堪比一劫金丹到三劫金丹的强者。

在此方世界,论个体实力,除了武道尊者,就他们最强,在实力就是地位的此方世界,他们的地位都非常高,正常情况下,从军绝不是他们能够做出的选择。

之所以如此踊跃自荐,只是因为看上了迅速崛起、注定成为传奇的姜泰和他缺乏拿得出手的体己人,想趁这机会混一个“从龙之功”,若让他们加入,天箭军的战力必然远超现在。

可姜泰却以他们箭道之心不纯,若是强纳入天箭军,反而对天箭军的长期发展不利为由将他们全部拒之门外。

对于这点,姜不苦没什么话说,最多也只是赞一句箭心纯粹。

真正让他觉得姜泰走了岔路的,是他对天箭军编写的箭道操练典册。

他承认,这家伙为了编写这套操练典册,真的是操碎了心,薅断了头发,对他来说,明明是个一看就会、不需多言的题目,可为了迁就一般人的理解水准,他硬是用大量文字将箭道修炼详细到每一个细节,细化到每一个步骤。

从基础入门,到如何修炼到此界之极,每一步都搭了梯子。

毫不夸张的说,这套典册完全不输给任何超级武阀的镇派宝典,凭着这套完善的箭道修行体系,只要沉下心来打磨,哪怕一个不起眼的小势力都有了成长为超级武阀的可能。

具体到天箭军的每一个将士,从修为最低的九品先天武师,他们实力每升一品,就能够免费得到这一小境的所有箭道知识。

而为了让他们的箭道修行始终与修为同步,不至于成为空有力量而不知如何发挥的废物,他还对每一个小境的武者都设置了相对应的考核,箭道修为必须全面达到考核内容,才会得到下一境的箭道功法,也才会对其打开在天箭军中的升迁通道。

这样的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督促天箭军中的每一个将士。

可在姜不苦看来,这种方法或许适合打造一个超级无敌的箭道宗派势力,一个个都是是箭道好手,单打无敌。

可这一定不是打造军队的办法。

姜不苦对众人道:

“以后,针对先天武师的箭道考核,只保留三项射程、力道和精准度。

至于什么二龙戏珠,三才成阵,四象围杀……九星连珠,疾风暴雨,统统,给我统统取消!”

那些降临者听得若有所思,而那几位非降临者却张大了嘴,差点直接惊呼出声。

按照姜帅以前的说法,射程、力道、精准度,这是箭道修行最基础的东西,若连这都无法掌握,那就千万别在箭道这一途多耗一点心思,可天箭军的追求,当然不可能停留在这么基础的层面,实际上,后面这些才是姜泰真正的得意之作。

将自己仿佛天授一般、对其他人来说几乎连门都摸不到的箭道,拆分细化到清晰可见,修习者只需要循着他搭的梯子层层往上就好。

可现在,姜帅却把自己耗费大量心血的得意成就直接废了。

姜不苦道:“当然,若个人在箭道上别有抱负,这些可以私下练习,但却不再作为考核标准,军中集体操演的时候,也不再涉及这些内容。”

说完对先天武师的要求,姜不苦便看向在场所有武道宗师,沉声道:

“关于武道宗师的箭道操演和考核,同样要大改。

现在的操演和考核规则,同样只保留射程、力道和精准度这三项,其他所有内容全部剔除必修目录,只作为个人箭道技艺的选修内容,修与不修,全看你们自己。

另外,新增一项,将‘真劲化箭’纳入操演与考核序列,且随着宗师修为越高,其所占权重应该越大,对一品武道宗师的箭道考核,真劲化箭一项权重不应该低于整体考核的八成。”

“啊,姜帅,您之前不是说……不是说……”一位非降临者宗师忍不住出声,但到底没把那话说出来。

“辱没了天箭之名?”姜不苦倒是没有忌讳,直接说了出来,然后摇头道:

“此一时彼一时,谁又能想到世事会有如此巨变呢?”

他把这原因推给剧烈的天变上,那些惊讶他为何转变如此之大的几位武道宗师们也只能接受这个说法。

武道宗师的修为与紫府境修士相当,真劲化箭真不是难事,威力并不比真箭小太多,若是武道宗师一意在这方面深耕,真劲化箭的威能必然还能更进一步。

可在以前,这却成为了姜泰严令禁止的一种行为。

用他的话说,就是“简直辱没了天箭之名!”

“这种行为就像是走还没学会就想学跑,楷书都没学好就直接练狂草,底子不打牢,以后真到教你们接触天箭真意的时候,反倒把自己早早的练成了歪瓜裂枣,连门槛都摸不到!”

姜不苦不能说他这话不对。

但也确实有失偏颇。

接收了姜泰全部记忆的他当然知道他心底的想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他心底的“完美主义情结”。

天箭真意,将有形之箭化为无形之箭只是最基础的。

若真只是有形化无形,武道宗师以真劲化箭也能办到,可这并没有任何值得夸耀处。

在他编制的操演典册中,最基础、入门级的天箭真意,也是完美融合了武者精魂、气血、神魂的绝妙一击。

这是修为堪比金丹境初期的武道大宗师才能施展的手段。

而现在,刚刚组建成军,还没训练完毕的天箭军连一个大宗师都没有,除他之外自然再没人能够施展天箭真意。

而更上一层,也是他认定的真正的天箭真意,在这三者的基础上,还得融入心志、情感、理想、爱憎等更加虚无、可又无比浓烈的力量。

将自身一切都化入这一箭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天箭真意。

所以,他是万不能接受天箭军中出现“真劲化箭”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可在姜不苦看来,这很不妥当。

且在当时当下,也非常不合适。

武道宗师一场战役打下来,射箭数千支是很轻松就能做到的,且因为其本身强大的力量,除了破罡箭等少数特殊箭矢,其他箭矢基本都是一次性消耗品,箭出就废,无法回收。

而天箭军总共有六个万人军阵,武道宗师数量两千有余,若全用有形箭矢,将是何等恐怖的后勤压力?

现在这种局面若还顽固的在这方面死硬坚持,那真就是有病了。

他不知道真实历史中此时此刻的姜泰会如何做,但他是必然要扭转这种风气的。

真劲化箭用得多了就要影响对天箭真意的领悟?或许有吧,毕竟对箭道的信念和坚持也是领悟的一个契机,但这影响也不可能有多大。

而且,只要实力突破到大宗师层次,不能领悟基础版的天箭真意又怎样?

难道名为天箭军,所有武道大宗师就必须领悟基础版的天箭真意,成为名副其实的天箭大宗师,这才算是名实相符?

或许姜泰会很在意,可姜不苦真心不在意这个,他甚至觉得,在天箭军的问题上,姜泰充分暴露了他身为绝世天才的“洁癖”和“骄矜”。

这或许是天才的通病。

但姜不苦打心底就没把自己归入此列。

之前他将所有事务尽数委托给他人,自己只是在一旁默默旁观,对照着姜泰的记忆一起,从零开始认识这支军队。

现在,他趁着世界入侵这种巨变,对其进行了换髓换脑一般的重大改变。

将这些安排妥当,见这片区域紊乱的气机再次归于稳定,他没有多留,往下一处气机波动最剧烈的所在探查而去。

再之后的两天里,这片区域又有三处空间通道出现。

其中一处与仙古世界相接,低阶妖兽如潮水般源源不断;

一处与深渊世界相接,低阶恶魔争先恐后冲杀出来;

最后一处则再次与莽荒世界相接,同时有着吸血蝙蝠和鬣狗形态的群体铺天盖地的涌来。

一片小小的、纵横百余公里的土地上,出现五处空间通道,与四个世界联通,其密度可以说是非常高了。

果然不愧为专研风水堪舆的三合悬空门认定风水气机波动最剧烈的区域。

而当五处空间通道出现,这片区域紊乱的气机终于彻底平复,周边不会再有新的空间通道出现。

姜不苦接受了其他人的建议,六支万人军阵来回调动,让所有人都得到公平的历练机会。

这边的情势刚稳定下来,一道来自天京基地市的飞讯便传到了他的手中。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灵能复苏:我的刀术超神了! 尸姐请留步 曙夜 二次元降临现实-后宫之王不死于柴刀(全本) 我的模板真的是中锋 超级进化 堕落为王 异能崛起 我在未日捡丧尸 丧尸爆发之全家求生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