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天道代理人 >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一章 我是个秀才?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一章 我是个秀才?(1/1)

目录
好书推荐: 万能神戒 我有一双无敌眼 夫君掉马后,我暴富全京城 许你春色满园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侯爷的追妻手册 凤凰策 傲世剑尊 赘婿医仙 下堂医妃不为妾

天道代理人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一章 我是个秀才?: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两个小时内把东西拿不回来,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说完之后,电话那头便直接挂断了,只留下一阵“嘟嘟嘟…”的提示音。

而杵在原地的六人,眼神中不自觉流露出丝丝的恐惧。

“头儿,怎么办,老板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一名黑衣人神态紧张的问道。

“已经让他溜了好几次,这次我们已经摸清楚他的行踪,争取先拿到东西。”

“拿到以后呢?”

“拿到以后……哼哼”

说到这里,领头的人转身看向其他五人,眼神逐渐冷了下去。

不一会儿,几人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

外人皆传张长生窃物手法了得,殊不知他是盗门当世最后一位传人,凭借神乎其技的能力,在灰色地带混的也是风生水起。

而早在两个月之前,张长生在黑市收到了一条讯息。说省的大山中出土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这引起了盗门传人张长生的兴趣,于是经过缜密布局,终将宝贝窃到了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塔,多次险些让他命丧黄泉。

但越是如此,张长生就越觉得这尊小塔的不凡。

某星级酒店,张长生靠在床头,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把玩着一个黑色的小塔,眼神不停的打量着,仿佛要看穿这小塔的秘密。

可不论他如何打量,终究是看不透这小塔是什么来头。

见研究不出名堂,张长生也不纠结,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便躺了下去。

这几天的“逃亡”让他身心疲惫,终于有机会能好好歇一会儿了,张长生可不想白白浪费。

至于这神秘小塔,等风头过去了,就挂在黑市卖掉,到时候又有大把的票子去找小甜甜“学英语”了。

一想到这里,张长生不由得心生惆怅。最近忙于逃难,这“英语水平”是下降了不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突然,床上的张长生猛的起身,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一个翻身躲在了沙发后面。

而同一时刻,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即手枪“砰砰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子弹打在了他刚刚躺着的位置,溅起阵阵毛絮。

“苟日德,差点把老子打成筛子。”

张长生看着满天飞舞的毛絮,心里泛起一丝丝的后怕。

“堵住窗户,别让他再跑了。”

领头的人一边说着,一边朝房内移动。

“哥儿几个,我说你们烦不烦,不就是一个破塔嘛,至于这么玩命?”

张长生此时见逃跑无望,躲在沙发后面无奈的说道。

“别废话,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今天你是活着出不去了。”

“好好好,我交出来还不行嘛,你们别开枪,我这就出来。”

说完张长生便举着小塔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黑衣人挪了过去。

几人见张长生走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迅速锁定了他。

这并不是他们紧张,只是张长生太狡猾,三番五次从他们手里溜走,他们不得不提高警惕。

“别开枪,要不然我就把它从窗户扔出去。”

张长生见状急忙低呼,尽管他身手了得,但同时被几把枪盯住,他哪还有往日嚣张,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领盒饭。

“哼,不要耍花样。”

“不会不会,不过你们怎么保证我还了东西就放我走。”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黑衣人冷哼一声,不答反问道。

“大不了将你干掉,我们下楼去找,无非是麻烦了一些罢了。”

“只是我们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样。”

黑衣人像是安慰张长生一般,又补充了一句。

“我们的目标是你手里的东西,拿到东西自然会让你走,之前的不愉快也一笔勾销如何?”

张长生闻言,俊郎的模样略微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好,东西给你们,希望你们能信守诺言。”这话说完,张长生已然走到了黑衣人跟前。

就当领头的黑衣人以为快要结束之际,张长生突然笑眯眯的给他来了一句:“你猜,我为什么叫鬼影?”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让黑衣人楞了一下,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长生一个闪身就贴了上去,一个反手就夺了黑衣人手中的枪。

一瞬间,众人神经紧绷起来。

“开枪!”黑衣人惊呼一声。

他们虽然早已见识过张长生鬼魅般的身法,但还是忍不住惊诧。

可张长生哪能给他机会,瞅准时机,一记手刀便将这人打晕了过去。

“这简直就不是人的速度!”一名黑衣人一边开枪一边吐槽。

而张长生则是在枪声中左右闪躲,只要找准机会,一个手刀就打晕一个。不大一会儿,就将几人打晕了过去。

“唉,何必呢。”

张长生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几人,摇摇头一阵唏嘘。

虽然干掉了几人,但张长生并没打算继续留宿。正当他弯腰去捡黑塔时,突然一声枪响从身后传来。

“大意了,我竟然没察觉出来……”

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后心,顿时鲜血四溅。张长生看着鲜血哗哗流出的胸口,内心第一次有了悚然的感觉。

“今天怕不是要交代在这里?”

他想要逃离,但身体上的剧痛让他难以提起力气。不多时,张长生便无力的倒了下去。

等张长生倒下去以后,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瞄了一眼地上被鲜血染红的小塔,缓缓的走了过去。

而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滴落在黑塔上的血液,像是水落海绵一般,瞬间消失了。

伴随着鲜血的消失,“嗡……”的一声,一道神秘的声音在张长生脑子里炸响。

随后一道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声音,机械的在张长生脑子里响起。

“叮,天道系统已激活”

“叮,天道系统已绑定”

“检测到宿主即将陨落,是否使用唯一重生机会”

“叮,宿主未作出选择,系统将强行使用重生机会”

“叮,遇到未知错误,本世界重生失败,再次启动”

“叮,遇到未知错误,本世界重生失败,再次启动”

“叮,随机世界重生启动成功,宿主将在3秒后重生”

“3,2,1……”

随着一阵刺目的金光,张长生的身体竟凭空消失,而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尊黑色的小塔。

黑衣人见状,快步上前,结果一个飞扑啥也没抓住。

人,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凭空消失了,这是魔术吗?

黑衣人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枚鸡蛋,刚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他不敢置信,于是掐了自己一下,的疼痛告诉他并不是做梦。

经过短暂的懵逼后,强忍着内心的好奇,拨通了一道电话。

“老板,任务……失败了……”

“什么?!”

“目标凭空消失了……”

“……”

电话那头听到反馈后沉默了,直到一两分钟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是…要死了吗?唉,终究没能在死之前和小甜甜一起愉快的学英语了……”

这是张长生意识消散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大乾王朝,云州某地。

一袭青衣的枯瘦男子躺在街上一动不动,身边站着几个尖嘴猴腮的地痞,为首的男子一脸蛮横。

而几人的周围,围满了来往百姓。

就在周遭百姓指指点点中,一抹不可察觉的清气涌入那青衣的身体。

“我这是凉凉了吗?”一道念头在青衣心里响起。

“果然,还是没能补了英语课。”

“罢了罢了,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可还没等这青衣反应过来,一股驳杂的记忆涌入脑海。

“大乾王朝……云州……秀才……”

“神特么,我竟然穿越了?!”

没错,地上躺着的正是“张长生”,准确的来说是重生后的张长生。

根据自己所“看”到的记忆,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世界不仅有人族,并且还有妖族和巫族。妖族常年占据东海诸岛屿,巫族则是生活在南疆的十万大山之中。

人族因为信仰的不同,北境生活着游牧民族,他们骁勇善战,好恶斗狠。

西域则是被大华王朝统治着,这大华王朝人人信奉佛教,堪称佛国净土。

这身体的主人是在中原的大乾王朝,大乾王朝建国六百余年,因地大物博兵强马壮,故实力堪居天下翘首。

看完这些,张长生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一丝丝的认识。

而这身体的原主人,竟然和他重名,不仅也叫张长生,并且还是大乾王朝永定四年的秀才。

至于“他”为何躺在街上不省人事,这还得从半个时辰前说起。

今天张秀才上街采购日用时,发现城门口张贴了一张通告,本着看热闹的心态便凑了上去。

结果凑热闹的人太多,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当地有名的纨绔吴少爷。

张秀才连忙道歉,可这吴少爷就压根不买账,直接命令手下将张秀才痛揍了一顿。

可怜张秀才哪是这群人的对手,不到一刻便被打的没了声息。

知晓了前因后果的张长生不由得怒从心头起,这还了得?自己的新身体被人揍了,叔可忍婶不可忍。

这狗东西当天化日如此逞凶,看我怎么治他。

一想到这里,张长生睁开了双眼,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楚,扶着地面站了起来。

“醒了,张秀才醒了。”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而那纨绔看到张秀才站起来之后,神色闪过一丝慌张,但又强撑着不发作出来。

“明明没气了,怎么又站起来了?”他心里想着。

“喂,你是人是鬼?”吴大纨绔低声问道。

张长生闻言并未回答,只是紧紧盯着吴大纨绔。

吴大纨绔见他不作回答,他感觉自己被一只“蝼蚁”无视了,瞬间无名火起,愤怒压下了慌张。

“哼,不论你是人是鬼,本少爷能弄死你一次,同样能弄死你第二次。”说完便给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收到信号之后,四五人各个摩拳擦掌,一脸奸笑的朝张长生走来。

张长生见状轻叹了一口气,眼神平静的看着吴大纨绔,沉吟了一下道:“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认错,然后消失。”

这下不仅吴大纨绔愣住了,连围观的路人也都愣住了。吴大纨绔是谁?云州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仗着自己是知府夫人亲弟弟的身份,平日里可是嚣张跋扈。

栽到他手里,别说相安无事了,就连活命都看运气,这张秀才今天是把脑子嗑坏了,敢跟他这么说话。

“嗯?哈哈……哈哈哈,你很有勇气,不过希望待会儿你还能这么硬气。”

吴大纨绔被气笑了,整个云州城谁不知道自己的姐姐是知府夫人,平时巴结自己的人都得看他心情,哪还有人敢给他这么说话。

“小的们,多伺候伺候他吧,让他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吴大纨绔的表情愈发狰狞,几个鹰犬也是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像是捉弄一般,缓缓朝张长生走去。

“唉,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怪不得我了。”

张长生说完,猛的抬起了头,枯瘦的面庞瞬间凝重起来,一袭青衣无风自动,乍一看这气质宛若神明降世。

“尔等恶奴,助纣为虐,本尊给过机会,但尔等不知悔改,领赏善罚恶令,判尔等恶奴失灵智!”

张长生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在几人耳边炸响,当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几个恶奴浑身抽搐了一下,便纷纷瘫软在地上。

“阿巴阿巴阿巴……”

“娘,我要娘……”

“……”

几个恶奴上一秒还摩拳擦掌,下一秒就像未开化的稚童一般,哭闹不止。

惊现这一变故,不仅吴大纨绔愣住了,就连围观的吃瓜群众也都惊呆了。

“什么……什么情况?”

“张秀才这是学了什么妖术?”

“……”

人群中止不住的骚动,各个充满了好奇。

原来就在刚刚,系统的声音在张长生的脑海中响起,经过简单的沟通,他才明白是那神秘的小塔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

而这小塔就是【天道系统】的载体,只要他惩恶扬善,就可以获得奖励。

于是张长生就使用了【天道系统】的赏善罚恶功能。

这时,张长生的眼神落在了吴大纨绔的身上,吴大纨绔被这么一看,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你……你要干什么?”

“我告诉你,我姐姐可是知府夫人,你不要乱来昂。”

吴大纨绔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

“吴小宝,你仗自己是官亲,目无法纪草芥人命,恶性累累天理难容,领赏善罚恶令,判你投生畜生道,诛!”

“诛”字一出,天空凭空炸响一声惊雷,霎时间一道闪电劈下,直挺挺的落在了吴大纨绔身上。

而吴大纨绔挨了一记雷罚之后,目光逐渐涣散,没有了声息。

做完这一切的张长生,环顾四周百姓,刚准备要离开,但沉吟了一下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这……这是儒士的言出法随!”人群中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句。

“天呐,张秀才竟然是文道院的儒士,这修为至少已经六品了。”

“畅快,真畅快,张儒士为我们除了一害啊!”

“就是就是……”

随之而来的是人群中的骚动,人们带着厌恶的眼神看了看地上的恶奴纨绔后,渐渐散去了。

而早早离开的张长生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所谓,他现在有系统爸爸罩着,可谓是豪气冲云天。

没有了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全体妖族起立,拜见先生 封妖万界 重生斗罗之我的武魂没魂技 族长的修仙小游戏 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玄幻:开局被迫下嫁圣女! 震惊!让你当炮灰,怎么成救世主了? 元龙战尊周元李清舞 黑雾之主:从无限活化开始 巅峰武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