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天道代理人 >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十五章 辩证朝堂(二)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十五章 辩证朝堂(二)(1/1)

目录
好书推荐: 万能神戒 我有一双无敌眼 夫君掉马后,我暴富全京城 许你春色满园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侯爷的追妻手册 凤凰策 傲世剑尊 赘婿医仙 下堂医妃不为妾

天道代理人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十五章 辩证朝堂(二):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此时,朝堂一众大臣的眼神都聚集在张长生身上。李党众人无一不面露难色,他们本以为能写出七律佳作的人,至少心智健全,没想到此子似有……脑疾一般。

而对于这种情形,最开心不过的就是王党众人了,张长生表现的越弱智,他们就越高兴。虽说不能表现出来,但恶心恶心李党还是可以的。

反观老院首,此时依旧神态自若,仿佛这一切和自己没关系一般,他对张长生是无条件信任。

“为什么说治大国如烹小鲜呢,其实它有三层意思。”张长生卖了个关子,看着周围眼神轻蔑的众人,心中不免轻啐一声。

“哪三层意思?”这时,永定帝开腔了,他对这个新奇的说法,还是兴趣颇深。

“做好一道菜的关键,在于做菜厨子的厨艺,而治理一个国家的关键,就在于陛下的贤明。”

“所以这其一嘛,就是小鲜的烹饪。各位大人平日……可曾下厨?”

众人闻言,有默不作声、有轻微摇头……像他们能站在朝堂,哪一位不是国之重臣,所以别说下厨了,平日里可能连菜都没买过。

“什么是小鲜?我们可以理解为小鱼小虾、萝卜青菜。那么在烹饪这道美食的时候呢,最重要的就是火候。”

“火候大了,菜就会炒焦烧糊,火候小了,菜就夹生吃不了。只有火候把控精准,才能做出来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让人食指大动。”

“那这和治国理政有什么关系?”王丞相反问。

“怎么没有关系?治国也是如此,纵观历史千百年,但凡当政者赋税徭役过甚,哪次不是引起民怨。一时间,揭竿起义者数不胜数,最后难以善终。”

“而那些无心朝政,只顾自己花天酒地的昏聩之人,哪次不是奸佞横行,百姓哀声载道,但逢国难不战而败,最终沦为历史的笑谈。”

“只有那些精图励志的贤明之君,就像当今陛下一样的人,才有能力打造一个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无一不对其称赞有加。”

张长生顺带着,拍了永定帝一个马屁,而永定帝听了张长生的解释,眼睛是也是一亮,频频点头颇为认可。

“所以这治国理政,就像烹饪小鲜一样,火候很重要。”张长生说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看向还在回味中的王丞相,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

“言辞虽然庸俗,但细细品来确实是这个道理,那第二层意思呢?”过了许久,王丞相从回味中醒过神来,轻轻点了点头,眼中带着些许认可的看向张长生。

“至于第二层意思嘛,就是做菜配方了。”

“请赐教。”王丞相这时语气缓和了不少。

“想要做好一道菜,除了厨子的厨艺和火候的掌控,最重要的就是食材和调味品的搭配了。”

“一道美味只有食材,没有调味品不行,这样做出来的食物索然无味。反过来只有调味品,没有食材也不行,总不可能一群人,端着一个盐罐子在那里舔吧。所以该切肉就切肉,该放盐就放盐,平衡搭配很重要。”

“就像治理一个国家,重要的就是一个官员的任用。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有人擅长打仗、有人擅长谋划、有人擅长管理、有人擅长断案……而陛下作为掌权者,就是根据每个人的擅长领域,来合理的安排岗位。”

“不可能说,陛下突然安排你组织带兵冲锋。陛下也不会无故安排一个草莽之人,坐在王大人的位置。一切的官员任用,都是要经过慎重考校,才能确定下来。”

“所以放在治国理政上,这第二层意思就是眼光,看中的就是选人用人的能力。”

永定帝听到这里,差点儿没站起来,给张长生鼓掌。这小子说的太好了,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而此时的王丞相,对张长生也是刮目相看,他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对治国理政的认知如此深邃。

短时间惊诧过后,王丞相看着张长生俊郎的面庞,出声询问道:“那第三层含义呢?”

张长生见王丞相语气缓和了不少,目光也是稍稍一滞,这老梆子怎么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过他并没有多想,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第三层的含义就更简单了,我想请问王大人,这美食烹饪好了要干什么?”

“自然是给人吃嘛。”王为之想都没想,答案脱口而出。

“不错,就是给人吃!”张长生打了个响指。

“什么意思?”王为之有些疑惑了。

“厨子做饭是为了给人吃,而陛下治国理政则是为了百姓。厨子是为了得到食客的赞赏,而陛下是为了天下百姓的赞赏。”

“所以,这就是第三层的含义。”对于这第三层,张长生并没有多讲,他相信以王丞相的见识,肯定一点就通。

就单单刚才两点,自己只是说了个开头,王为之就已经表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所以他并不是个愚昧的人。当然,愚昧的人也坐不到这个位置。

张长生只是说给那些不懂的人罢了,至于陛下……一个掌权者,要是连这都听不懂,那和昏聩有什么区别?

“正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张长生沉吟了一会儿,将前世的千古神作搬了出来。

结果不说不要紧,一句话刚说完顿时大殿内掀起一阵清风。而殿外的天空中,一片祥瑞光芒伴随着缕缕紫气,朝着金銮殿撒了下来。

顿时,虚空中若隐若现的响起阵阵诵经声,如洪吕大钟一般,神圣又庄严。

“神迹!神迹……”

“这是什么情况……”

“天降祥瑞,天佑我大乾……”

“…………”

而朝堂中一众官员在看到这异象后,无一不面露惊奇,作癫狂状。龙椅上的永定帝则是一脸疑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外面的异样。

倒是老院首坦然自若,他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这是这是张长生的杰作。张长生是圣人门徒,还有可能是……天降圣人……所以能引起如此异象,他并不奇怪。

而此时要说谁最惊讶,莫过于张长生本人了。他知道前世的经典可能会引起异象,并且他已经见识过了。虽说这次的异象不如昨晚的横渠四句,但也差不了多少。

如果说横渠四句引起的是浩然正气,那今天的异象则是阵阵道韵流转。

“什…什么情况?”张长生暗暗心惊。

“《道德经》甚是玄奥,其中蕴含天地大道至理,就连我等都深感叹服。现在天道规则不稳,要不是因为你是天道代理人,刚才那句足以让规则运转超负荷,以后莫不敢随意诵读了。”就在此时,一道女声在自己脑海中响起,语气中颇有不满。

“你……你是谁?”张长生闻言一愣,青天不是男的嘛,怎么是个女的说话了。

“她是玄天,寄附天道塔第八层。”此时,青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来如此。”当初知道第九层是九天之一的青天时,张长生就猜到这天道塔可能每层都有一层天,但现在突然接触到,还是有些许惊讶。

“《道德经》真有那么厉害?”张长生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比你想的更厉害!”青天闻言顿了一下,一字一句说着。

现在总归不合时宜,张长生还有其他事要处理,所以草草结束了对话。

而此时外界的异象,已经步入了尾声,那洪吕大钟般的诵经声,已渐渐隐了下去。

反观朝堂之上,一众官员还沉浸在震撼中。

“咳咳。”张长生一声轻咳,将众人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那我算过关了吗?”

众人闻言,一阵沉默。他们能说没过关吗?这天地都献出祥瑞了,他们算个嘚儿?

而王党的一众官员,将目光聚集在王为之身上,他们都在等王为之表态。还不等王为之说话,坐在龙椅上的永定帝开腔了。

“张监事一语惊天地,这第一关定然是过了。”

听到永天帝这么说,张长生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按照规矩,这第二关应该由文院首出题,但张监事已然是文道院的人,就怕文院首出题后,有人不服呐?”永定帝一边轻轻敲着桌子,一边低声说道。

其实他早已认可张长生,只是考虑到平衡,并没有直接表态。但现在有天地祥瑞作为衬托,永定帝言辞之间多了几份偏袒。

“臣等对文院首出题,并无异议!”底下众大臣哪能听不出来,纷纷拱手作揖,齐声高呼道。

“好,既然如此,那文院首便出题吧。”

文院首闻言,朝着永定帝微微颔首,然后转向赵长生,略微沉吟起来。

“老夫本打算考校一番,但不管结局如何,恐怕这朝中也有人不服。所以这第二关,老夫便放弃了。”

“老夫将这第二关交给陛下,由陛下替老夫出题,这样一来既考校了张监事,又打消了部分人的疑虑。”

“至于张监事的能力,老夫……相信他。”

众人没想到,明明一个可以放水的机会,文院首就这么放弃了。反倒有些打算唱反调的人,此时尴尬起来。

不愧是文道院,如此心胸让人钦佩啊!这是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声。

永定帝闻言一愣,他没想到老院首把皮球给他踢了回来,但话赶话已经到了这儿,他只能接着。

“既然文院首不愿藏私,那朕就代劳了。”

永定帝接过话茬之后,低声酝酿起来。约摸几个呼吸的时间,永定帝一拍桌子。

“有了!朕也不偏袒你,既然是因为一首七律认识的你,那张监事就再作一首吧。”

“让朕…同时也让这朝中大臣,都领略一下张监事的文采。”

永定帝说完,眼中颇有深意的看向张长生。张长生知道,永定帝这是开始放水了。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永定帝拉拢的。

不过无所谓了,既然他要放水,那就顺着来呗。心念至此,张长生也释然了。

“作诗可以,不知道陛下定的什么主题?”

“前阵子张监事的七律可让朕眼红不已,再过几天就是太后的寿辰,张监事就以此为题,自由发挥吧。”

张长生这下是听明白了,原来这永定帝也想给自己留个诗作啊,既然如此,那别怪我开挂了。一想到这里,张长生就开始回忆脑子里的存货了。

因为前世自己是盗门弟子的缘故,经常要伪装各种身份,所以那唐诗宋词背的滚瓜烂熟。

有了!一番搜肠刮肚之后,张长生终于想起来一首名作,虽然词韵比不上那首七律,但……此时诵出来绝对合适。

只见张长生略微沉吟后,一边踱步,一边吟诵。

“后宫老母不是人!”

一语既出,满堂皆惊!就连永定帝此时双目都微微愠怒。要不是看在张长生此前几次三番惊为天人,他早就喊侍卫了。还没等众人发作,张长生第二句就出来了。

“九天玄女下凡尘!”

众人闻言一愣,这九天玄女是谁?不过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这张长生果然厉害!

“膝下儿女皆是贼!”

这下众人都按捺不住了,尤其是刚准备唱反调的几人,纷纷出口指责起来。而永定帝没有任何表态,他在等张长生的最后一句。

“窃得仙丹送娘亲!”

这是裸的拍马屁!张长生说完,永定帝顿时面露喜色。

“好!不错!虽然是首打油诗,但足以见张监事文采过人,不过那九天玄女是谁?”

“在我的家乡,有一位神话中的女神仙叫“九天玄女”,她富有智慧和美貌,是女性神仙的表率之一。”张长生闻言解释道。

永定帝虽然没有完全听懂,但还是鼓起了掌,而朝中众人见永定帝鼓掌,也纷纷跟着鼓掌起来。

“后宫老母不是人,九天玄女下凡尘。膝下儿女都是贼,偷得仙丹送娘亲……”老院首喃喃重复了一遍,不禁哑然失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跟之前的七律相比较简直就是云泥之别,如此粗俗的打油诗张长生也能说得出来。

不过见永定帝对这个马屁颇为受用,老院首也没说什么,毕竟张长生是“自己人”,他不可能拆自己人的台。

然而吐槽张长生的,并不止老院首一个人,还有底下部分大臣。就连一直支持张长生的李党官员,也有些面露尴尬。

这诗……唉!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全体妖族起立,拜见先生 封妖万界 重生斗罗之我的武魂没魂技 族长的修仙小游戏 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玄幻:开局被迫下嫁圣女! 震惊!让你当炮灰,怎么成救世主了? 元龙战尊周元李清舞 黑雾之主:从无限活化开始 巅峰武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