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天道代理人 >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二十章 押运使

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二十章 押运使(1/1)

目录
好书推荐: 万能神戒 我有一双无敌眼 夫君掉马后,我暴富全京城 许你春色满园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侯爷的追妻手册 凤凰策 傲世剑尊 赘婿医仙 下堂医妃不为妾

天道代理人第一卷 九天疑云 第二十章 押运使: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辞别了老院首,时间已经逼近傍晚,然后他带着俞怀和无空老道返回了郡邸。当然,同行的还有老院首给张长生安排的,贴身大保镖——清风。

“姓名:张长生”

“身份:初级天道代理人(入门)”

“实力:凡人八品”

“技能:赏善罚恶(入门)、明辨是非(入门)、洞察天机(入门)、无中生有(入门)”

“法器:圣人笔具”

“气运:530”

“信仰之力:21750”

“请宿主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惩恶扬善匡扶正义,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天道代理人。”

上午在文道院的时候,张长生就察觉到天道系统的提示。但当时人多眼杂,尽管其他人看不见系统的存在,可他还是没有展露分毫。

等张长生回到卧室后,立马调出自己的属性面板,结果发现信仰之力那一栏,赫然增长了一万多点。

“这是什么情况?”张长生顿时惊呼一声。

“因为你今天吟诵的那首诗。”此时,玄天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那首……《劝学》?”张长生还是不太相信,语气中带着几分试探。

“是的!”玄天的声音还是那么有磁性。

“那首诗有什么奇特的?”张长生有些不解。

“因为那首诗,那几千仕子对你产生了崇敬的心理,而其中有一部分人对你的忠诚度大大提高,所以你这也算是变相的获得了信仰之力。”玄天闻言,给张长生解释了起来。

可玄天刚一说完,张长生还没来得及再次发问,顿时眼前一阵模糊,随即伴随着短暂的眩晕感,他又出现在了天道塔的第一层。

环视一周,天道塔的第一层还是之前的布置,不过这次并没有发现青天,估计他又隐在了画中吧,所以整个一层空荡荡的。

“上来吧,让我好好看看,被……选中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此时,玄天的声音从二楼传来,张长生循声望去。只见原本被封禁的二楼入口,此时畅通了起来。

随即,张长生拎起衣角踏上了楼梯。

一步两步三四步……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张长生便来到了通往二楼的入口。他发现,原本一片朦胧的入口,此时变得清晰起来。

张长生稍稍打量了一下,只见两扇漆黑木门挡在面前,对称位置各有一只兽首衔环扣,古铜色的外形神俊极了。

不过他也没仔细看,只是大致瞄了一眼后,推开门走了上去。

一上二楼,只闻见淡淡檀香飘来。张长生环视一周,发现二楼的布置和一楼一模一样。只是画上的人,变成了一袭暗红色袍子的女人。虽然容貌被一团迷雾遮掩,但玲珑有致的身材,依旧衬托着她气质的不凡。

“是有几分神似罢了,不过……你还不是他!”突然,一阵悦耳的女声从张长生身后响起。

张长生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女子。不出意外,和画中一模一样。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他打量了玄天一眼后,一句七律脱口而出。不为别的,只因为这玄天的身材太好了!

“咯咯咯咯”玄天听到这首诗,不由得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整个二层空间。

“嘴可真甜,虽说诗是搬过来的,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玄天一边说着,一边朝张长生走来。

虽然那团迷雾遮住了她的面容,在张长生依然能感觉到,玄天此时在打量着自己,而目光在自己泥丸宫的位置,停留了很久很久。

“我有个疑惑……”张长生轻轻说道。

“什么疑惑?”

“你和青天为什么不露脸?”张长生顿了顿,试探性的问道。

当玄天听到张长生的问题后,娇躯明显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自然了。

“你想看什么?”玄天反问道。

“也不是想看什么,就是总觉得你们这样神神秘秘的,难不成是有什么禁忌吗?”

“嗯……禁忌倒是没有。”玄天闻言沉吟了一下。

“那你们怎么还遮遮掩掩的?”

“我们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吧?”玄天继续反问道。

“算是……知道吧。”

“那你可知,其实我们是没有形态的?”

“什么?!”

这是张长生始料未及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明显是个活生生的人嘛,怎么说是没有具体形态?

见张长生一脸不解,玄天给他解释了起来。

“我们其实也是天道的产物,说白了就是规则的具象化,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并不是人。用你前世的话来讲,你可以把我们理解为一个能量体。”

“而天道的能力是强大的,所以我们有可以随意变换形态的能力。至于我们为什么不展露面容……”

玄天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而是悠悠的一声长叹。

“我明白,就是大道无相呗。”张长生接过话茬。

“嗯……不错,确实是那个意思。我们可以是任何人,任何人也可以是我们,所以面容对我们用处不大。”

“那这样也太难受了!我每次和你们说话,总感觉别扭的很。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还是变一张脸出来吧,这样我还能觉得正常一点。”

不曾想,张长生刚一说完,天道塔就传来一阵晃动。随即,一缕紫气从桌子上的三足两耳鼎涌出,直接射中了玄天。顿时,玄天整个身体就被紫气包裹。

“叮,检测到宿主指令,改造正在进行中!”

与此同时,天道系统机械般的提示音,在天道塔内响起。

“什……什么情况?”张长生见状有发懵。

大约过了三个呼吸的时间,玄天身上的紫气慢慢褪去,而她原本被迷雾遮住的脸庞,此时已露了出来。

“好……好美!”张长生看着玄天的样子,整个人都呆住了。

玄天此时的模样,简直满足了张长生对异性的一切幻想,再加上她那傲人的身材,真的……绝了!

与此同时,在他面前画像中的玄天,也没有了那团迷雾遮掩,显露出来的模样,和面前的玄天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张长生很快就缓过神来,一脸疑惑的看向玄天。

“你刚才说的呀,要让我们变张脸出来,还不错……”玄天凭空变出了一面镜子,一边打量着镜中自己的模样,一边给张长生解释道。

“我啥时候……”张长生的声音越来越小,突然想起来自己刚随口说的一句话。

“真的是因为我?”张长生的语气,还是有些不相信。

“不是你还能是谁?我们是天道的产物,而你现在执掌着天道系统,我们什么样子,当然是你说了算。”玄天闻言翻了翻白眼。

“那你的意思是,我掌握了天道系统就可以…嗯……操控你们…了?”

“原则上来说……是的!不过你现在实力太弱,也就能改变个模样外形吧。”玄天的语气带着几分善意的嘲笑。

“原来是这样!”张长生听到这里,才突然恍然大悟。

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话风一转。

“话说这个没有什么禁忌或者代价吧?”张长生的语气,活脱脱像个守财奴。

“有是有,不过对你影响并不大。”玄天见状,一只玉手托腮想了想。

张长生见玄天这么说,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立马把自己的属性面板调了出来。

“姓名:张长生”

“身份:初级天道代理人(入门)”

“实力:凡人八品”

“技能:赏善罚恶(入门)、明辨是非(入门)、洞察天机(入门)、无中生有(入门)”

“法器:圣人笔具”

“气运:220”

“信仰之力:1750”

“请宿主抓紧时间提升实力,惩恶扬善匡扶正义,早日成为一名优秀的天道代理人。”

果然,属性面板中信仰之力那一栏,赫然少了两万点!

“什么情况?!!!光给你们几个改个外貌,就要两万点信仰之力?!怎么不去抢?!!!”张长生此时是既暴躁又郁闷。好不容易攒了两万多,就因为自己嘴贱,一句话两万没了。

“纠正你一下,不是我们几个,准确来说只有我,没有们……”玄天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突然蹦了一句。

“你一个人…就得……两万?!!!”张长生闻言,两眼往上一翻,差点晕了过去了。

“让我缓缓,短时间内不要叫我了……”他刚一说完,心念一动就出了天道塔。

眼前一阵恍惚之后,张长生回到了卧室,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气力,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

这一夜,张长生睡得极不踏实,睡梦中就是不停的呢喃。

要此时俞怀他们在卧室,就能清楚的听到张长生说的梦话……

“我的两万,我的两万……”

“…………”

一夜无话。

——————————————

次日清晨,俞怀的声音在卧室门口响起。

“少爷该起床了,今天还要去上朝会。”俞怀说完之后,又继续“砰砰砰”的敲了几下门。

还在熟睡中的张长生,被俞怀的敲门声吵醒,然后一脸无精打采的穿上了衣服。

“进来吧!”张长生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朝着屋外的俞怀说道。

俞怀闻言,顺势推开了房门,只见坐在床边张长生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的无精打采。

“少爷,你这是……”俞怀心生疑惑。

要不是昨天晚上清风一直守着,张长生一直没有离开郡邸,他真怀疑少爷又“光着身子打架”去了。

“没事,只是突然身体有些不舒服。”张长生随便找了个理由,将俞怀搪塞了过去。

“没事儿就好。”俞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于是,极度郁闷的张长生在俞怀的照顾下,穿上了自己云州通判的朝服,出了门坐上马车,朝着皇宫赶了过去。

——————————————

“张通判还没来?”永定帝的语气略有不悦。

“回陛下,还没有。”老太太看了看底下的官员,俯身回应道。

就是张长生第一次参加朝会,竟然还迟到了,永定帝就算再怎么偏袒他,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而此时金銮殿内,站着一名身披战甲的将士,眼神时不时从永定帝身上掠过,而在那眼神深处,隐隐闪过几缕不屑。

这将士不是别人,正是宣威军的副将——虎元!

“报!”此时,一名侍卫从殿外跑了进来,朝着永定帝抱拳跪了下来。

“讲。”永定帝淡淡说道。

“云州通判——张长生殿外求见!”

“哼!他还知道来?”永定帝的语气颇为不悦,而传报的侍卫被永定帝的语气,吓得颤颤发抖。

永定帝发了一句牢骚之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侍卫见状如蒙大赦,俯下身来颇为恭敬的退了下去。

“让他进来吧。”永定帝朝一旁的老太监说到。

“诺”太监应声走向前去,朝着殿外高呼一声“宣,云州通判张长生觐见!”毕竟这里是皇宫,不是文道院,所以张长生只能被称呼官名。

老太监说完没多久,只见一脸无精打采的张长生,顶着两个黑眼圈走了进来。

“臣云州通判张长生,拜见陛下!”张长生朝着永定帝作了一个揖,然后语气颇是无力的问候起来。

永定帝见到张长生此时的窘态,就像纵欲过度了一样,原本就不悦的心情,更糟糕起来。

“你身为朝廷命官,怎么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官仪?”

“陛下有所不知,臣昨夜房中失窃,全部身家被洗劫一空,所以悲从中来,才失了礼节。”张长生见永定帝不悦,于是出言解释道。

不过他也没有胡说,改了个模样就被扣了两万点信仰之力,辛辛苦苦攒了那么点,结果一夜回到解放前。这对张长生而言,可不就像是遭了贼嘛!

一想到这里,张长生脸上气愤又懊悔的表情更甚了几分。

而朝堂的诸位大人,在听到张长生的解释后,个个面色怪异。王党的部分官员,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堂堂一个云州通判,文道院现任监事,竟然因为一些身外之物失了官仪,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荒唐!”永定帝闻言拍了一下桌子。

“不说这个了,失窃的事交给顺天府解决,朕有其他事儿交给你。”永定帝并不想在这个事情上纠缠,于是岔开了话题。

“请陛下吩咐,臣一定为陛下、为大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张长生闻言,知道自己今天迟到的这关算过了,于是又油腔滑调起来。

“不用你死,只是让你送个东西。”永定帝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都是什么玩意儿?我怎么瞎了眼选中了他。

“这是宣威军的副将——虎元!”永定帝一边说着,一边给张长生指了一下一旁的虎元。

“虎将军好!哎呀,虎将军一看就是军中翘楚、威猛霸气……”张长生闻言看去,然后立马朝着虎元一通夸赞,马屁拍的可谓是震天响!

“我不姓虎,我叫虎元!”

“我知道,虎将军……”

“我都说了我不姓虎……”

“好的,虎将军……”

“…………”

直到最后,虎元都懒得解释了,而是用一声冷哼,回应了一下张长生。

反正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那就是别人。本着这个原则,张长生表现的越来越不要脸。

其实早在郊外张长生就见过虎元,不过当时检查他马车的是其下属,所以虎元并不认识他。

而虎元听到张长生的一通马屁后,脸上露出了几分自傲,剩下的就是几缕不屑了。原本他还以为张长生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人,如今看来,无非是传言或许夸大了而已。这要放到战场上,连自己一拳都顶不住!

见两人打过招呼之后,永定帝继续说了起来。

“虎元将军近日在京城办完事,准备返回北境边关,刚好今年的军饷也该送去了,朕虽多年不曾去边关,但心里一直挂念着边关的将士。所以这次就由你带队,随着虎元将军护送这批军饷北上,除此之外,朕的问候也一定要带到。”

永定帝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动容的神色。要不是张长生早知道怎么回事儿,还真就信了。

“微臣遵旨!臣一定将军饷安全送到,纵使前路艰难险阻,臣也将一气贯之!”

“好!那既然如此,朕就加封你为押运使,全权负责此次北上途中的事宜,希望你早去早回,大乾还需要你这样的干臣!”

永定帝说完之后,看了看朝堂的一众官员,然后轻轻拂袖离去。

“臣,遵旨!”张长生望着永定帝离去的背影,俯身高呼起来。

“退朝!”与此同时,老太监一声吟诵响彻整个金銮殿。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全体妖族起立,拜见先生 封妖万界 重生斗罗之我的武魂没魂技 族长的修仙小游戏 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玄幻:开局被迫下嫁圣女! 震惊!让你当炮灰,怎么成救世主了? 元龙战尊周元李清舞 黑雾之主:从无限活化开始 巅峰武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