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 全文娱巅峰 > 第528章 对不起

第528章 对不起(1/1)

目录
好书推荐: 你想养一只猫妖吗 我能附身修仙大佬 这个四合院画风不正常 重生之全球投资巨头 极品天师赘婿 斗罗:我的武魂会修炼 女尊世界的全能男神 荒野最强男神 这些世界实在太崩坏了 极品小侯爷

全文娱巅峰第528章 对不起: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高爽毫无征兆的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biquge2022.com

这一巴掌扇的挺重,清脆的巴掌声让剧组里的众人看的齐齐一愣。

赵海疑惑的看了眼跟在身边跑腿的摄助,不明所以的问道:“啥情况?”

摄助快速的翻动了一下剧本和刚才讲调度时的笔记,一脸茫然的回道:“不知道,要停吗?”

“别管,继续吧。”

赵海看了看坐在镜头前,完全没有结束表演迹象的高爽,摇了摇头道:“估计是爽子改戏了吧……”

高爽在那一巴掌之后又等了一会儿,才默默地折好了信,重新放在了石桌上。

表演重新回到了走调度时的状态,松了口气的何佳洪赶忙走了进来。

高爽的声音有些沙哑:“晶晶……走了!”

何佳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信我看过了。”

高爽略显茫然地走出洞去。

三个强盗聚在一起说了几句话,,门口突然一声娇叱,高爽被推进洞来。

跟着闯进一人,挥手将众人打翻,正是春三十娘周燕!

周燕虽然是临时拉来凑数的花瓶,但是在表演上还是比较成功的。

主要是春三十娘这个角色,大部分比较困难的戏份都是跟二当家吴浩同台。

吴浩在面对周燕的时候立刻就能回归生活状态,连带着也能让周燕获得不错的正向反馈。

这里春三十娘出场是为了找到白晶晶。

但是白晶晶已经走了!

泄愤也好,故意搞破坏也罢,春三十娘在杀死了三个山贼之后站到了高爽面前。

就在春三十娘要出剑的时候,高爽突然喊停了她的动作!

“反正我要死,你就帮个忙。”

高爽跪在一脸狰狞笑容的周燕面前,毫无表情的说道:“我听说如果刀子出得快部位准,把人剖开后人不会马上死掉,眼睛还能看得见。你就帮个忙出手快点,把我的心挖出来让我看一看,行不行?”

看着高爽毫无感情波动的说这段话时,周燕心里都跟着有点儿发憷。

对于常年教学生,并且教学手段十分凶残的老师来说,从细节上分辨学生的状态简直就是必备技能。

如果学生突然丢下乐器,情绪爆发,周燕会仔细的观察学生的状态。

发现学生是色厉内荏的装凶翻脸,为了逃避训练任务,那迎来的就是更加繁重的练习课业。

如果学生是真的濒临崩溃,血压升高,肾上腺飙升到浑身发麻的僵硬状态,那周燕也会适当的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机会。

对于这种平衡点的微妙把控,正是周燕快速提升学生乐器水平的不二法门!

因为周燕用来做出判定的大部分反应都是生理层面的,即便是演技再精湛的表演者在她面前也无所遁形。

此时跟高爽对戏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觉察出了不对的地方。

高爽这反应绝不是装腔作势,略显苍白的面色和微微跳动的颈部青筋。

都表明了这明显是血压飙升后的迹象!

可高爽说话依旧平静,平静的宛若一潭死水!

既不是色厉内荏,也不是濒临崩溃,这是情绪积攒的过来劲儿后的自我毁灭倾向?

周燕相信,这一刻高爽说的台词根本不是台词,他是真的想让自己给他一剑!

最好把心都刨出来!!!

周燕被吓到了!

她喜欢音乐,也喜欢电影,在不研究音乐的时候她的最爱就是窝在温暖的沙发上看一部情感波动强烈的电影。

欧米的血腥凶残,樱花、高丽的精神压迫恐怖,都是她的最爱,也都是她的研究对象。

虽然迄今为止她还没有看到过一部在表演状态上能逃过她如炬慧眼的明辨真假,但是她期望在电影中看到这种真实的极端状态。

在来剧组之前她从来没有期望过能在《大话》这部戏里体会到这种强烈的情感表达。

因为她知道,这是一部到处都在玩笑,就连流泪都带着夸张姿态的无厘头喜剧片!

但是此刻她看到了!

在这样一部无厘头喜剧的拍摄现场,就在她的面前,跪着一个演戏演到真的想让人捅他一刀的疯子!

周燕握剑的手勐的一抖,面色有些惊慌的回了句:“你说什么?”

高爽的眼神没有丝毫波澜,但是那平静的目光却给人异乎寻常的压迫感:“我有个朋友说留了东西在我的心里面,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

高爽扯了下前胸的衣服,对着胸口比了个开膛的手势。

目光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周燕!

周燕彻底的愣住了。

她心里有些慌乱,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演下去。

高导的反应实在是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如果说这是真实的情感,却分毫不差的在按照剧情陈述着台词,一点儿没有脱离既定的轨迹。

可要说是在演戏吧,这反应又完全颠覆了周燕自身的判断和认知!

她愣住了,举着剑半天没有动作。

直到她的余光看见正对面摄像机死角位置的吴浩拼命的对她挥手,她才突然回过神来!

周燕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莫名其妙!”

她没有杀面前这个至尊宝,目光躲闪间回剑入鞘!

说完之后周燕转身便走,脚步都有些凌乱。

她走出了两步突然回身,有些羞恼的喊了一声:“你唬我!”

剑光再起,鲜血四溅!

……

下午的戏份依旧在水帘洞里,但是要轻松的多。

除了三个灵魂状态的强盗露个脸之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高爽一个人的独角戏。

高爽现在的状态不太稳定,就连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坐在水帘洞的小桌前,盯着那封道具信独自发呆。

由于气场实在太低,再加上最后和他对戏的周燕情绪也不太对头,所以并没有人过去跟高爽搭话。

高爽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优柔寡断的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往往比其他人更痛苦。

毕竟钝刀子割肉的过程远比快刀斩乱麻更能痛彻心扉。

开拍前赵海在周诗诗的指点下,过来确认了一下高爽的状态:“没事吧。”

“还行!”

高爽深吸了口气,将那封信重新折好,揣进了衣襟里面。

古代的衣服这一点挺好,衣服里面能塞不少东西,还很方便取用……

道具组打开了酒厂厂房的供水阀门。

瞬间,在水帘洞靠里面的山洞门口位置,落下了淅淅沥沥的水幕。

水幕不算太大,用摄像机在另一侧依旧可以隐约看见里面坐着的高爽。

那朵大红花挂在他身前依旧醒目。

这是个独立的镜头,随后再一次开机时,机位已经调整到了水幕之内。

高爽坐在金箍棒下面的石凳上,自言自语道:“观音大士,我开始明白你说的话了,以前我看事物是用肉眼去看。”

高爽这话说的非常认真,就像是自己的内心剖析。

“但是在我死去的那一刹那,我开始用心眼去看这个世界,所有的事物真的可以看得前所未有的那么清楚。”

从看到叶安蕾留下的那封信之后,高爽就一直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这繁乱的心思该跟谁去说。赵海这个死党在这方面比他还迟钝,如果跟他说自己的情感纠结,最后大概率换来一个“啥?”。

知道内情的孔灵萱也不能说。

他如果跟孔灵萱说自己很后悔,那唯一的结果就是叶安蕾这个头号闺蜜立刻在他已经动摇的态度上推一把,让一切回归往常。

那好不容易造成的局面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甚至有可能让自己跟叶安蕾在错误的道路上沦陷的更深!

现在,高爽借着至尊宝的话说出了压抑着的心声,心里莫名的有一丝畅快。

他以前凭借自己的观察和稚嫩的揣度,去判断叶安蕾的感情总也看不清。

直到他真的用心感受到了这份感情后,才真的理解了很多。

高爽伸手对着镜头的位置点了点:“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心里面流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当时她是多么地伤心……”

说到这里,高爽停了下来。

嘴上说的是“紫霞”,可脑子里却想到的是“白晶晶”。

这种内心的违和并不影响“至尊宝”的表演的状态。

感情,都是共通的!

停顿的时间留给旁白。

表演专业的周诗诗台词功底不俗,在旁边轻声说起了观音的台词:“尘世间的事你不再留恋了吗?”

高爽摇了摇头,洒脱的道:“没关系了,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随后是三个山贼出场跟高爽道别。

这一段关于仇恨的讨论演的还是比较顺畅的。

拍完这一场,两个特约山贼跟何佳洪的戏份就都杀青了。

走了两条过了之后,片场核心位置就又只剩下了高爽一人。

高爽转身走到了另一边的石桌旁跪下。

摄像机带着桌上的金箍给了高爽一个非常正的半身特写。

周诗诗继续担任起观音旁白:“我要再提醒你一次,金箍戴上之后你再也不是个凡人,人世间的**不能再沾半点。如果动心,这个金箍就会在你头上越收越紧,苦不堪言!”

“听到!”

高爽点点头,打了个响指后抬手拿起了那个金箍。

旁白再起:“在戴上这个金箍之前,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高爽态度虔诚的双手拿起金箍,在“观音”的声音问出之后突然停在了半空。

这一场戏可以说是全剧文戏的最**,而且又是高爽的独角戏。

所以剧组里没有什么事情的人基本上都来了。

看着高爽停滞的手,围观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

孔灵萱双手环抱胸前。

周燕戴上了眼镜,皱着眉头紧盯着导演监视器里的特写画面。

赵海也是差不多的神情,旁边周诗诗轻轻的倚靠在他的身边。

吴浩和侯子墨也都是神情凝重的模样。

高爽举着金箍想了片刻才开口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这一次高爽没有撒谎。

甚至比他任何一次的独白都要来的认真!

高爽觉得,他跟至尊宝其实挺像的。

都是谎话连篇的性子,在对待感情的时候也会有茫然无措的时候。

只是最后至尊宝是不幸的,而他则是主动做出了选择。

“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

高爽语气丝毫没有停顿,说出的台词却是已经变了模样:“我想亲口对那个女人说一声对不起!”

“嗯?”

察觉出高爽改词的人不是少数。

不少人都下意识的跟身边的人小声耳语交流。

“出错了吗?”

“应该不是吧。”

“演的真的很完美,要是因为词的问题过不了实在有些可惜。”

“有后期配音的,再说用的是环绕摇镜,嘴部的动作拍的不完全,应该无伤大雅。”

“……”

这些围观的人里,只有孔灵萱的反应和其他人不同,长出了口气,却依旧脸色阴郁。

“如果非要给这份愧疚一个期限。”

高爽抬眼望向摄像机,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希望是……一万年!”

道具组操控着风扇,送来了一阵微风。

发丝飘动间,高爽合上双眼,缓缓的戴上金箍!

既然已经决定了放弃,就没有再留恋的道理。

哪怕会因此愧疚一万年,也不能继续用“爱”作为借口。

那样只会给对方留下一个虚无缥缈无法兑现的承诺,造成的反而是更大的伤害。

真正做出决断的时候,心里的千言万语都只是化作了三个字:

对不起!

……

停顿了一会儿,突然有一个清晰的掌声打破了沉寂。

鼓掌的人是孔灵萱,在她的带动下又有其他人加入了鼓掌的行列。

第二个跟着鼓掌的人是火眼金睛的周燕。

随后是周诗诗,侯子墨……

最后整个剧组都鼓起掌来!

高爽缓缓从石桌前站起,对周围拱了拱手,轻轻笑了一下后走向导演台。

“哈哈!”

赵海眉飞色舞的两步蹦到高爽面前,狠狠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爽子!你丫也有忘词的时候?!”

那样子畅快的就像是刚偷了隔壁家肥猪的孩子。

在赵海身边的周诗诗嘴角抽动了一下,瞬间出手拧在了赵海的腰肉上。

赵海定格成功……

“呵呵,对呀!”

高爽没想到这个铁憨憨关注点居然在“错词”这种小问题上。

真特么活该当一辈子单身狗的命!

不过在瞟见旁边的周诗诗后,高爽心里就更不爽了。

天定的单身狗遇到一个知心人,想来是不会有自己这样的纠结的。

这种事只能感慨老天不长眼了!!!

他有些怅然的深吸一口气,意味萧索的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做什么都很圆满……”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真武荡魔传 疯狂升级的虫子 女总裁的近身狂龙 重生我的逆天人生 和影帝合租的日子 庶女修仙 狱帝归来 从2010开始的娱乐帝国 重筑青葱岁月 沉寂不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