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浪漫青春 >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 > 第636章 有点意思

第636章 有点意思(1/1)

目录
好书推荐: 末日:开局无限军团 我在海洋生存当大佬 顶流每天都想谈恋爱 穿成渣a后我成为工具人 活死人病毒 随身空间:训狼有术 快穿炮灰女配要逆袭 江挽陆宴 末世之萌宠养成 阎王家养小穷奇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第636章 有点意思: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除了每天一小时的教学,金豆还颁布了各种小任务:

比如修剪门前大草坪,可以获得顾哥指点一次的机会。

比如修补破旧的教室桌椅,可以获得顾哥写作的乐谱一张。

每天只颁布五个任务,学生们为了得到唐糖的指点,每天争相抢夺。唐糖的音乐水平令所有人震惊,她仿佛是最优秀的医生,一针见血指出学生们的毛病,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

忍辱负重留在普通班的,全都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唐糖的出现给了她们希望,渐渐地没有人再怀疑唐糖的能力,诚心诚意地尊重她、仰慕她。

整个校园渐渐开始焕发生机,原本凌乱的草坪被修剪地整整齐齐,破旧的基础设施全都投入使用。

学生们脸上不再是死气沉沉,多了属于年轻人的鲜活。

这天,门口保安亭的老头子正在午睡,忽然听到学生的询问声:“王爷爷,您在里面吗?”

老头子懒洋洋道:“有屁快放。”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拉着扫把和清扫工具:“是这样的,顾哥说这个保安亭看起来太脏影响校园环境,让我们重新整改下。我们准备先把保安亭外观清扫一遍,再安放几块木板。”

老头子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将破旧被褥往身上盖:“随便。”

“好哒,谢谢王爷爷体谅!”

何倩倩和几个女生赶紧拿起工具,把保安亭唰地干干净净。

何倩倩一边工作一边说:“对了,昨天顾哥让我们学习的歌《玫瑰》,你们练习地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笑了:“刚学会唱。顾哥说了,学音乐不能死磕一种乐器,要知晓其他音乐的魅力,融会贯通,才能更好进步。”

“嗯嗯,我们唱一遍吧。”

轻柔的曲调被女生们哼唱出来,和吹拂来的海风相映成趣,竟有种说不出的活泼甜美。在保安亭里打瞌睡的老头子倏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

浑浊的老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最近普通班的学生是中邪了?

这首小调要求演唱者心情开朗,才能演唱出曲子的活泼。老头子纳闷,以前这帮女生死气沉沉,没几个活泼的。

最近怎么都变得活泼了?

“好啦,打扫完了,王爷爷再见。”在明媚活泼的歌声中,女生们将原本破旧的保安亭打扫地干干净净,盖上新木板、贴上新墙纸,破保安亭摇身一变成了公主屋。

“走走走,赶紧拍照片记录,再去找顾哥指点一下。”

女生们开开心心离去。

保安厅的窗户打开,老头子望向整洁干净的校园:翻新的工具栏、鲜花盛开的花坛、修剪整齐的草坪,教学楼里传来的笑声和乐器声...

之前鬼屋一样的普通班不见了,这里仿佛成了美丽的大学校园。

老头子摸摸下巴:“有点意思。”

...

...

精英班。

忙碌了好几天的简俊终于有空闲时间,他召来两个男生:“前几天忙着筹备乐舞大赛,没空管理新生。你们俩去看看,被扔去普通班的那个...那个叫顾名非死没有?”

团宠三岁半:别耽误我妈考清华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书页 目录
新书推荐: 女配重生,朱门弃女 嫡女重生为妃 重生之侯门娇妾 山里悍妻:将军的小娇娘 锦书良缘 王爷逼嫁,逃妃不奉陪 嫡女重生之凰歌 总有人想治我懒癌 田园小医妃 庆锦年
返回顶部